传销币平台Vpay短短发展两年400万会员,现已走到尽头?

timg (4)

2019/02/25 • 头条, 科技互联网

1月6日,“诺唯真喜悦号”邮轮满载着近5000游客缓缓驶离上海,一个击鼓传花的传销币平台正是在这艘船上完成了“蜕变”。

邮轮上的乘客不是寻常人,而是传销平台Vpay的幕后头目“三哥”、“豌豆老师”以及Vpay的5000名信徒。船上,Vpay的2019年年会“热闹非凡”,根据Vpay内部人士的说法,筹备这场海上邮轮年会,“三哥”出资了1800万元。

当然,传销团伙的年会可不只是吃喝玩乐,Vpay试图借助这场阵势豪华的海上邮轮之旅快速给Vpay换上“新装”——Vtoken。

(图片来源:Vpay中国)

借助蹭“区块链”风口的热度和传销手段,Vpay在2018年迅速“壮大”,对会员的宣传资料称已有400万会员。但与此同时,随着其虚假宣传被陆续揭穿,VPAY模式已像强弩之末。

2018年11月2日,曾有记者报道《马云是ABS链的真爸爸还是假爸爸? ABS链借马云之名或已集资数亿元》,引发阿里巴巴紧急辟谣与Vpay的关系,随后不少持ABS币1000万枚以上的大咖开始砸盘,引发ABS币暴跌,并且大量Vpay微信社群相继被封。

眼看恐慌情绪弥漫,崩盘在即的Vpay死而不僵,企图换上“新马甲”——Vtoken继续传销。

在“诺唯真喜悦号”邮轮上,Vpay“领导人”不仅对Vpay的各大标杆微信社群进行了重新洗脑,也借着这场阵势浩大的邮轮年会给数百万处于惊慌中的Vpay会员打气,吸收新鲜血液。

偷换经济学概念,Vpay的诈骗伎俩

在2018年,Vpay曾因涉嫌传销币诈骗多次被媒体揭发报道,各地警方也相继破获Vpay诈骗案件,但Vpay团伙却仍然能够兴风作浪,值得业界警惕。在此之前,业界都知道Vpay是传销组织,但对于其资金盘运营机制却并不清楚。

(图中VPAY模式有15代的奖励模型,具有比较典型的传销特点 图片来源:VPAY中国)

“败火”此次联合中央财经大学研究院的一位知名教授一起破解Vpay(Vtoken)的资金盘骗局。

(来源:中新网)

“Vpay套换个马甲成了Vtoken,幕后老板从来不露面,早就计划好了退路,无论平台怎么升级,都不能消化太多的余额,所谓的众筹都是一种假象而已。”一位Vpay受害者近期在BT110曝光称,Vpay(Vtoken)的泡沫太大了。

在Vpay体系中,余额是被称为“钱中钱”的数字资产,它不仅可用于兑换积分放大6倍资产、互相转汇账和购买各种数字资产,Vpay还赋予了它一项“神奇”的功能,可以1:1等值全球各种货币购物消费。

“Vpay最根本的问题就出在这里,它在这里面偷换了一个概念,把所谓的余额偷换到跟其它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反映在一起,它这么定价是错误的,其实它的余额根本不值钱。”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一位教授向笔者分析称,Vpay偷换了一些很多似是而非的所谓的经济学概念,比如无限流通就代表价值、泡沫转移机制。

根据Vpay的宣传资料,2017年11月23日,Vpay首发1000万枚种子币,定价为1.2元/枚,号称永不增发,也即所谓的余额。伴随着余额而诞生的是积分概念,余额和积分可以按照1:6的比例来兑换。

Vpay将余额定义为泡沫,而将积分定义为生产泡沫的工具,控制了余额的流通也就是控制了泡沫。一直以来,这套逻辑都是Vpay给大妈和会员洗脑的所谓“经济学”理论,并且这套理论经常被Vpay会员用于发展下线,对于非经济学领域的人士来说,很容易受其蛊惑。

在该教授看来,Vpay这套机制逻辑存在明显问题。

“余额首先来自于发币,但是它并没有锚定任何东西,币和余额本身没有任何价值,只是它加了杠杆在里面变成积分,让人们有一个预期的心理在里面,觉得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投资回报。“上述中央财大教授认为,Vpay第一次发1000万个币,每枚定价1.2元,所以就推导出了1200万的余额,它后面所有逻辑都是在这1200万基础上去做的,它发行价1.2元,但后面是不是还值1.2元,如果跌成一半或者根本不值钱,如何还跟全球货币等值1:1兑换,这么定价的逻辑是错误的。

而为了打消受害者投资风险的顾虑,Vpay还炮制了一套治标和治本的“泡沫“消除机制。

(图片来源:Vpay中国)
来源:互链脉搏  作者:败火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