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瑟瑟,近三成互联网人选择“出逃”

360截图18430702519864

2019/02/10 • 互联网路口, 热点

寒冬中的新年,对于不少互联网人而言,相对于年终奖能拿多少的话题,更接地气的讨论可能是裁员和转型。前有京东“人才优化和末位淘汰”辟谣“大规模裁员”的消息还没散去,就传出锤子科技员工自爆被“变相裁员”,还要担心老板会不会突然像现在的便利蜂一样,突击考试数学,不然就会被开除,因为“数学逻辑不好,绩效很难达成预期”。

猎聘的《2019年人才前景趋势报告》中有一个毫不意外的数据是,人才紧缺指数放缓,行业的稳定性更高,人才需求的紧迫性,并不会因为随着2019年新年的来临迅速增长。换言之,挪窝的人在寒冬中更少了。

但如果把行业细分,想要挪窝的人似乎并不少,其中以互联网行业为甚。

根据脉脉的各行业人才的转行意愿数据显示,互联网行业人才向其他行业流动的意向在上升,并且在所有细分行业中,增长最快。对比招聘数据来看,在2018年的各细分行业中,IT互联网行业新增招聘的年度增长率最低。

2018年是互联网行业的一个重要拐点,早些年职场人扎堆涌入互联网行业的形势开始发生变化。脉脉职业数据显示,互联网不再是人才外流意向最低的行业。脉脉的数据显示,2018年有三成互联网人开始选择“出逃”。

如果对比2017年与2018年各行业人才的简历投递数据,IT互联网成为2018年唯一一个人才转行意愿升高的行业,有近三成互联网行业人才在跳槽时选择向其他行业投递简历,相较2017年增长了一倍。

互联网人都“逃”向了哪里?意向最高的几个行业是,金融、房产建筑、服务业、文化传媒和汽车/机械/制造行业。

和互联网人的“出逃”意愿相反,稳定最高,或者说在跳槽时选择继续留在本行业比例最高的是服务业。这个数据在2018年增长了71%,在全行业中增长率最高。

对比一下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此前发布的报告,报告称,到2030年,保守估计全球15%的人(约4亿人)会因人工智能工作发生变动。从数量上看,中国将面临最大规模的就业变迁,预计将有1200万至1.02亿中国人需重新就业。脉脉的数据同样显示了这点,当基础劳动力出现过剩,门槛较低的服务业会是主要流向之一。并且高技能人才的需求比例在不断升高。对于复合型人才的重视程度,企业也愈发看中。

在新环境下,当所有企业都在谈组织和业务再造,企业与个人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过去的经验和知识已经没有那么重要,能重新认识现状并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变得更加重要。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