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变坏,从变相裁员开始

u=120658351,2723345587&fm=173&app=49&f=JPEG

2019/01/26 • 头条, 热点, 科技

距离春节越来越近,很多公司选在1月26日这个周六晚上举办年会,我的朋友圈中,就能看到有不下10家公司举办年会。

从年会员工抽奖奖品细节来看,今年行业确实不大景气,除了微信按照惯例全员发放iPhone外(张小龙比较粉乔布斯),大多数公司年会都有所缩水,甚至还出现了一些奇葩“年会”。

比如微信电商生态的明星公司有赞公开宣布996工作制的年会就引发了热议。在年会上,有赞高管表示未来将工作时间调整为早上9点半到晚上9点,周三为家庭日(意思是周三可以提前下班),紧急项目工作6天且时间可能会更长。

 为什么996会引发热议?

“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班”的“996工作制”,不是有赞第一家提出,此前BATH等科技巨头在特殊攻坚时期都采取过面向部分员工甚至全员的996工作制,与有赞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却没有遭到这样的反弹,原因有三:

一是因为BATH们采取的人事制度就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果搞996工作制,员工也会得到对应激励,比如丰厚的年终奖或者加班补贴;二是BATH的期权激励或者全员分红制度,让员工更有主人翁精神,在关键时刻同仇敌忾、斗志昂扬,996一下,为公司拼一把,本质上是在保卫自己的事业,自然不存在太大问题;三这些公司推行996工作制更有同理心,比如高管会出来发表感人肺腑的内部信啦,说说公司的危机什么的,推行前会有总动员,员工心甘情愿地接受。

996只是一种加班制度,加班就应该在劳动法框架下,将求个你情我愿。

加班是职场的永恒话题。如果一个员工不能完成自己的正常任务且不愿意加班,这样的员工自然是有问题的;如果一个企业为了加班而加班,让员工在公司耗着,这家企业以及对应的管理者也有很大问题。

就算不搞996,科技产业这些年的繁荣也离不开大量互联网从业者没日没夜地挑灯夜战,甚至一些人为此舍弃个人生活。所以,我认为加班本身不应该成为众矢之的,但企业为什么要加班,如何执行加班制度,企业给加班的员工又给了什么回报,才是问题关键。

加班是科技企业生产力

正如我此前所言,中国科技公司能够强势崛起,一个核心原因就在于人力成本相对更低,不只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智力密集型产业同样如此——这是高福利国家的短板。

人力成本低体现在哪些方面呢?国外公司相对底薪高、加班少、福利多,人力成本自然就高。

记得前几年去硅谷参观,谷歌和Facebook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有堪称奢侈的员工福利,办公室密集地摆放着员工任取的饮料零食机,即便是周末机器里也充满了高档饮料零食。同时,员工上班时间还可以去按摩,淋浴,理发等等。而且我周末去Facebook办公室发现没有什么人加班,据朋友透露,加班更多的往往也是亚裔工程师,亚裔工程师在硅谷也有“勤奋”的美名因此很受青睐。

这种 “硅谷式办公 ” 被许多人羡慕,在中国基本没有一家公司具备,中国科技公司几乎看不到这样的福利(有尝试过高福利的,后来基本都挂了),而且都会不同程度加班,甚至996。

厚道的公司对员工加班会有丰厚的回报,我们会看到新闻,比如互联网公司年终奖几十个月,互联网公司给员工奖励股票,互联网公司早期员工财务自由,都是实打实的好处。

中国科技公司采取的是“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 的制度,换来的员工心甘情愿地加班加点,给公司付出,为公司打拼,公司的高额利润来自于员工的创造。

如果一家公司崇尚不加班,战斗力将会直线下滑,在关键战役中就会遭遇溃败。

有一定规模和年龄的大公司,往往会不加班,或者说内耗式加班,即加班是用来做PPT(比如新东方)、搞办公室政治、甚至做给领导看(就差发朋友圈@领导了),这是一家公司变老的信号,你一松懈,就会给敌人留下机会。真正击败大公司的对手往往不是多年来的对手,而是创业公司,它们一般处于全员战时状态,不只是会996甚至可能997,团队更有斗志、身形更加灵活、思维更加敏捷,往往会让大公司招架不住。

尽管大家都说BAT会垄断,但总是不断有新的公司冒出来,而且有一些变得足够大,分走一块蛋糕甚至对巨头构成威胁,比如字节跳动,比如拼多多,它们的员工自然不会不加班,前几天有一个字节跳动的朋友告诉我:公司现在每一条线都像是17岁的年轻人,斗志昂扬,活力无限,我认为未来这样的公司一定会继续出现,互联网行业不会有什么永恒的垄断,互联网巨头要枕戈待旦。

所以,我认为互联网公司应该拥抱“高价值加班”、“战斗式加班”和“高效率加班”,更重要的是,不要忘了给通宵达旦奋战于一线的员工回报。

企业变坏从变相裁员开始

不只是有赞的996事件,最近各种“奇葩”事件在互联网行业并不少见。

某新零售公司被传要求员工刚参加高数考试,考试不及格的将被开除;某知识付费平台不发年终奖,甚至认为年终奖是管理者的“懒政思维”;在这一切都表明曾经阳光无限的互联网行业越来越low了。一方面是因为互联网本身就在传统行业化,互联网在中国已有20年以上的历史;另一方面,还是因为行业有增长压力,各方利益博弈就越来越不按照规则玩儿,顺的时候好说,不顺的时候,问题就出来了。

一边是强制加班,一边是变相裁员。

裁员的新闻也层出不穷,当事互联网公司的解释一般是“人员结构优化”。正是因为很多互联网公司不想承认裁员,或者不想承担裁员带来的成本,所以又有了“变相式裁员”“套路式裁员”“创新式裁员”。

现在有些公司的996以及各种变相降薪裁员的奇葩招数,核心原因无非是因为军粮紧缺,变相对团队做出“优化”以节省“粮食”,优化包括但不限于人员淘汰、薪酬降低、加班增多、奖金减少、福利缩水等正常手段,以及各种奇葩非正常手段。

僧多粥少,不想饿死,还顾及什么吃相。

企业裁员可能确实是没办法,如果不裁员、不压缩、不优化,企业可能会全部挂掉,但我认为恋爱都要好聚好散,企业裁员也应该给员工合法合理的保障,不能战斗时动员大家无偿996,困难时创新各种奇葩理由来开人。对于企业来说,员工可能只是HR表格中的人力资源,但对员工来说,企业可能会是自己的饭碗甚至事业,特别是在环境不是很好的今天。

员工被裁,不一定是能力不行;员工犯错,不一定是真的有错。

想起一个故事:

《三国演义》第十七回“袁公路大起七军 曹孟德会合三将”,曹操和袁绍相持,曹兵十七万,日费粮食浩大,诸郡又荒旱,接济不及,操军相拒月余,粮食将尽。曹操暗示粮官用小斛来应付士兵,作为权宜之计,每天打仗训练的士兵看着小碗的饭,自然怨声载道,说丞相欺骗众人。这时候曹操将粮官暗自招来,说军心不稳,需要和他借一样东西以稳定军心,这个东西就是粮官的脑袋。曹操将粮官王垕斩首,令人挑着粮官王垕的头在军营中示众,血淋淋的脑袋上还贴着曹操的亲笔判词:“行小斛,盗官谷,斩之军门。”将军粮不足的责任完全推到了粮官王垕的身上,众人见曹操已经将“贪官”斩首,就消了气。

我想互联网公司现在也有一些员工甚至高管,成了被冤屈的“粮官”。

如何才能做到不裁员?

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动辄裁员?我们会发现资本在其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资本对互联网产业的正向推动功不可没,正是因为资本,许多长期亏损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才能走向普及,最终改变亿万人的生活。然而资本有时候是美丽的浪花,有时候却是凶险的波涛,现在资本的后遗症已经在多个领域体现,在裁员这件事情上,资本就脱离不了干系。

当创业公司不断融资或者上市公司股价好时,资金充沛,往往会大举扩张,甚至无限扩张,突破边界,什么都想做,谁都是敌人,这就会导致团队短时间内大规模扩张,公司变得臃肿,却是虚胖:看上去乌泱泱的人群,却一个都不能打,甚至有很多闲人,这样的状态维持越久,团队就会进一步扩张,形成恶性循环,这就给裁员埋下了伏笔,甚至形成了裁员的必然,一旦融资变难,股价不好,或者环境不好,就一定会裁员。

互联网公司要想不裁员,就要做到理性扩张,提高抗风险能力,不要过度依赖资本,不能被短时间的胜利冲昏头,更不能因为管理者/创业者的虚荣心,进行过度扩张。

一个巴掌拍不响,企业不是裁员的唯一原因,员工也是导致裁员现象的重要原因。

互联网行业每天都有风口,到处是明星公司,遍地是热门赛道,正是因为此,很多人定不下来,在一家公司坐不住,甚至很多年轻人也变得浮躁,毕竟一段时间内工作很好找,伴随着跳槽薪酬也不断增长。然而,如果想不清楚自己喜欢什么行业,适合什么企业,就不断改变公司,往往也会给将来的职业风险埋下伏笔。

现在一些区块链媒体从业者就面临这样的问题,他们在区块链媒体时薪酬很高,然而区块链这个风口来得快去得更快,很多区块链行业的年轻人开始换行业,又难以接受其他行业相对较低的薪酬待遇,高不成低不就。

总之,当一家互联网公司在很早期阶段就以数倍于大公司的offer挖你过去时,你就应该要保持谨慎,平时存好粮食,做好被裁员的准备。

作者:罗超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