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是佩奇》火了,导演张大鹏慌了吗?

360截图18571007559455

2019/01/25 • 人物, 头条, 热点

十分钟讨论出故事梗概,一天写完剧本,两天拍完全片。

结果,《啥是佩奇》上线一天内播放量超过3100万次。

导演张大鹏懵了,压根儿没想过能刷屏成这样。

电话忙线,行程满档,相关报道铺天盖地,新媒体们全得靠抢。

短片作为贺岁档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先导片释出,讲述了农村爷爷李玉宝为孙子在全村寻找“佩奇”的故事,能有如此成绩也有迹可循。至少在张大鹏看来,过年回家的时间点遇上谁都能懂的亲情话题,凑着佩奇自身的流量加持,产生了一定化学作用。

如果你还没来得及看,欢迎戳开品尝。

TOPYS也也好不容易占了别人家的线,就着接踵而来的好评与质疑,与这位青年导演瞎聊出了点儿干货。

所谓洞察,是每个人都能观察到的东西

以留守老人作宣传片切入点,其实源自张大鹏以往常去农村拍片的体验。

“其实留守老人这个点也并不是很小众,我觉得它是一个整体:盼着孩子过年回家,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想吃点什么,对吧?你要提出个要求,他肯定也去解决。”这样的心情,同样可以推及到你我家中的长辈,“不管是乡村的爷爷、北京的爷爷,还是美国的爷爷,其实都差不多。”

而影片主角李玉宝,则是其中的个体现象,省吃俭用,舍不得孩子给自己花钱买手机,自然不知道佩奇是啥。饰演主角的演员是从河北怀来县当地老人中挑出来的纯素人,他的穿着打扮就是他自己的,演绎也全靠临场发挥。

短片的主要取景地是客观存在的村庄,那里的人红扑扑着脸,有的人家用上了智能机,有的大爷还用着上不了网的老人机。“都是挺现实主义的东西,没有去过度渲染这个事。”

如此以小见大的洞察,每个人都能观察得到,自然引起了情感上的共鸣。选择在各位游子年前焦虑症爆发的时机发布,亦收获了一大波想瞬移回家的情绪暴走,于是自发凭着分享短片以寄情思。

片头一句“啥是佩奇”的疑问更是轻易抓住了网民仅有六秒的注意力,片中的起承转合在拿捏到位的克制处理下,显得十分流畅且精准,温情中掺着朋克硬核,现实中透露幽默荒诞。

其中还有埋藏彩蛋的小心机,不知你注意到没有——早在玉宝去找佩奇时,下象棋的老人背后那位吹唢呐的大爷,已经吹出了佩奇主题曲的旋律,这算下了伏笔,也与全片结尾有所呼应。

玉宝晋升“国民爷爷”的日子,指日可待。

TOPYS的老朋友腾讯CDG集团市场与公关部高级创意总监王彦铠(铠爷)这么点评:

“我觉得很好看、很舒服、很有趣,这三个赞美都是平凡百姓能脱口而出的。但不是所有人都做得到。”

有好评就一定伴随着另一种声音。

“个人觉得:那是条每个环节、细节都精确计算得很好的成熟贺岁广告工业作品(并无贬义),完美匹配了中国人对家庭、回家、团圆、城乡差距、代际问题等等春节关键词的刻板印象,充分满足了城市人感动与自我感动的需求。而且执行上的确比大部分同类广告都要更好。对于这片子,我能理解别人的感动(或表现出来的感动)和它的刷屏,但我自己情绪稳定。”

我们接触到的另一位资深广告人如是说道。

 话语权比较大, 所以能做得更纯粹一点

张大鹏,1984年生人,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毕业,当了近十年广告导演,代表作也不少,诸如以土拨鼠为主角、推广华为mate20卡路里可视化功能的搞笑广告、主张“只要爱存在,家就存在”的红星美凯龙温情短片。也凭借作品《老张的团圆年》荣获2017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最佳导演奖。

而这一次,《小猪佩奇过大年》是他第一部大荧幕作品。以动画片在电影界出道的原因很简单:刚好被制作方找上,自家儿子也喜欢佩奇。

据导演透露,这部儿童向的电影,工作量与精致程度都比预告片高很多。里面包含只有成年人才懂的小梗,也有孩子喜欢的音乐剧形式。“预告片最后他们在电影院里又蹦又跳,实际是鼓励小朋友在电影院里真的跳起来。”

这出圈大热的《啥是佩奇》也算达成目的,让更多观众注意到了这部真人结合动画的贺岁档。

预告片不同于制造期许性事件来衔接普通观众的观影需求,因其受众面相对较宽,加之网络传播需要,于是将受众目标瞄向了成年人,特别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同时,风格上亦与正片大不相同,但表达的核心其实没变过。

短片为什么会被刷屏?创作的完整性也是原因之一。

片子留给导演发挥的空间较为充裕,没有策略指导创意,没有转化为票房的压力,“它没有什么太多的意味,就是电影形象片而已。”对于张大鹏而言,这更像是自己帮自己拍广告。“发行团队比较信任,放手让我去干,(我的)话语权也比较大,所以能做得更纯粹一点。”

于是从来不相信大数据的导演,不做任何调研,凭着感性思维写好剧本,就把一伙拍《小猪佩奇过大年》的电影团队连同电影拍摄设备拉去河北怀来县,以对待电影的态度来对付这支宣传片。“这事儿能发酵成这样,真不是计划得了的。”过程中险些导致短片流产的部分,只在于发行方觉得预算过高。好在团队足够耐磨,争取到了执行落地的机会。

有不少业界专家评论,这条宣传片一举打破了国产动漫影片营销的被动局面,可能对《小猪佩奇过大年》的排片与票房都有所助力,许多网友也直接将它预定为2019年的最佳广告片。

但问及张大鹏最近是否有瞄到啥广告圈的新动向时,他只幽幽吐了句:

“我只拍我自己喜欢类型的片子。”

土味与土酷,真的要霸屏了吗?

越来越多影视作品与广告作品,开始聚焦小人物与地方文化,让诗意于生活的犄角旮旯着陆。诸如去年春节档现象级广告《三分钟》与今次《啥是佩奇》,都让草根人物的喜悲共通普罗大众的喜悲。难怪大象公会创办人黄章晋在微博转发中说道:“从此以后,就不要再说泰国的广告比中国强一百倍了。”

这话并非空穴来风。泰国广告为什么频频收割咱的注意力?因为小人物的表现张力与其背后普世的善,或幽默或坦然,都铺设得格外自然。根据《曼谷邮报》的调查显示,泰国广告使用平民的商业广告占85.25%,使用明星与社会知名人士的仅占3.12%。

回看国内广告,相比几年前文艺小清新或是洋味儿高大上盛行的景况,如今消费者仿佛对过分矫饰的美好不再感冒,被广告层层包装的梦境也接连失了灵。难道如此“土味”的文化,真要开始屠屏了吗?

《啥是佩奇》成功嫁接了较为闭塞的乡村环境与现代流行文化的冲撞,可在导演看来,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它就是一部微缩版的普通故事片。

“它没有那么鲜明,不是爆笑的喜剧,也不是悲剧,也不是让你觉得看不太懂的文艺,都不是。这东西很折中。其实过去的电影大多是这样的,对吧?咱们叫彩色故事片。

“只不过这几年市场劲儿起来了,大家做的东西反倒口味都偏重,很鲜明。其实我个人会认为这实际上是观众很喜欢的东西,它就是很生活的,没有那么超现实,但可能从生活里提炼了一点东西,升华了一点点,也不多,不会让你觉得看不懂或是看不下去。”

这两天与张大鹏捆绑一起刷屏的,还有这条华为Mate20大广角广告。由微博大V果子哥哥用重庆话配音,在网友看来完全碾压英文原配。

谈起这条片子,导演也有独特见地。“其实中国所谓的方言乡村文化,它是真正的现实主体。中国说普通话的地方没几个,就是北京了。其实北京也有自己的方言,都不一样。所以有很多地方的人,他上去和别人聊天、和家里人说话,都是用方言的。这是很真实的存在。”

《啥是佩奇》带给张大鹏的光环太鲜亮,“鬼才导演”之类称号随即被扣到脑门上。笔者打了十次以上的电话统统占线,好不容易接起电话的张导,忙着道歉,声音里满是疲倦。

“早晨起来,脸有点儿浮肿,应该不是膨胀,可能是说话太多。”刷屏隔天,导演在朋友圈里这么调侃自己道。要问这位当红辣子鸡面对如此疯了似涌来的赞誉与关注,到底慌不慌?

“这东西还真是过誉了。我要是鬼才,可能大学一毕业就火了,这都十多年过去了。所以一步步慢慢干吧,我觉得没有捷径这个事儿,特别也有专业度、专注度的问题。一直在干,不停地干,一年年一部部地拍着,还真是没什么鬼才。”张导说得谦逊,语气平淡不惊,“拍电影还真不是速成的。真的速成了,可能也就是昙花一现。”

没有既定风格、还在不断尝试,也不想早早就被定了型。写不出剧本就换换环境,再要么就不写了去边上玩会儿,也还没生成什么创作方法论。欣赏细腻的是枝裕和,中意李安早期的家庭三部曲,也特别开心能请来归亚蕾老师出演电影正片。

这就是张大鹏。

至于电影正片的票房会如何?

“我不太担心票房,这不是我能担心的事了吧。”

来源:topys.cn

Tag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