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带模式的区块链还能火多久?

timg (2)

2019/01/25 • 头条, 热点, 科技互联网

“不带模式,在币圈基本没戏!”吴少波的胳膊划成一道漂亮的弧线,语气斩钉截铁。吴少波口中的“模式”是行话,是传销模式的简称。

信仰缺失、共识崩溃,仿佛一夜之间,区块链的世界变天了。徐小平退出江湖了,薛蛮子不再发声,蔡文胜销声匿迹,李笑来也没人理会,偶尔露脸的宝二爷,也跟声名狼藉的俞凌雄混在一起了。

再也没有人轻易将“颠覆互联网”挂在嘴边了,此情此景之下,这番言语听起来,“感觉就像个笑话”。

“现在还在谈革命和信仰的,不是骗子,就是傻子。”作为一个曾经的区块链信仰者,吴少波有些“丧”。

从“癫”到“丧”,一年时间,吴少波的黑发已花白,“DAPP还没上线,团队走了一大半。手上的余粮,还不知道能撑多久。”吴少波摸了摸头,摊开双手,一脸无奈地看着我。

这个曾在服装行业玩得风生水起的人,进军区块链行业不到一年,已从千万富豪变成了百万富翁,“因为私募不理想,项目差不多解散了。”

他进场的时候是2018年1月份,是整个行业最火红的时候。当他的同行通过“模式”募资几千万时,老实本分的他只融到了不到两百万,“投钱的人都是亲朋好友”。随着币市走凉,上交易所无望,吴少波把钱退给了投资者。曾经以为区块链是技术革命,最后发现是财富洗牌,吴少波说,到水里趟了一回,终于知道深浅了,“只是这代价过于沉重。”

项目没做起来,吴少波认为关键在于没有用“模式”。

模式?模式!

XMX突然猝死,让玉红跌落神坛,“以前玉红一出场,都是前呼后拥,你瞧瞧现在……”张军说,“这个行业就是这么现实,上神坛快,下神坛更快。”

XMX一天之内暴跌1500倍,这个被玉红吹得神乎其神的数字货币,沦为了韭菜的屠宰场。血流成河,尸骨无存。

张军对玉红的那套传销玩法嗤之以鼻,“太低级,怎么沦落成刘一秒了。”在他眼中,玉红的传销手法极其低级,“那就是赤裸裸的骗局,毫无技术含量”。

据说,区块链行业,汇聚了全球一半以上的骗子。“在这个污浊的世界里,谁又比谁干净多少呢?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张军说,那些道貌岸然、满口信仰的人,才最可恶,“说光鲜的话,干龌龊的事。”

在张军看来,区块链是好技术,但被骗子搅浑了。比特币,这个没有任何应用场景的数字货币,能够炒到两万美金一枚,都是“传销”之功。

比特币,是不法分子口中的“信仰”,也是他们心目中的“法币”。它的不可追溯性,使之成为最安全的“币”,近年来,不法分子越来越爱上了“比特币”,它可以轻而易举地把钱洗白、并自由出入境。

比特币信仰,到底是怎么流行起来?没有人说得清。一个相对靠谱的说法是,去年九四事件之后,比特币价格疯狂上涨,信仰之说在某些一夜暴富大佬们之中流传。比特币价格触及2万美金之时,信仰在韭菜圈内形成了共识。

“当身边骑自行车的90后,一夜之间就开上了奔驰宝马。不由得你不信。”张军说,“从怀疑,到半信半疑,到深信,也就几十天时间,就像被洗脑了一遍。”

几年前,他曾被一位朋友相邀参与著名的旁氏骗局MMM,差点血本无归。他曾发誓再也不碰资金盘,谁知道离了狼窝,掉入虎穴。拿着开餐馆赚来的钱,张军投入到区块链的滚滚洪流之中。

张军进场的时候,比特币已是历史最高位。三月份的时候,比特币的走向混沌不明。他千里迢迢,远赴澳门,花了高价门票进入“三点钟群大会”朝圣。他第一次见到了华少、邓紫棋、周传雄等明星,早已过了追星年龄的张军,最想见见玉红,向他问问比特币的走势。保安在他和玉红之间隔离成一道厚厚的人墙。墙的一边,是饥渴的眼神,另一边,是淡然的表情。除了人墙,张军和玉红之间,还隔着N个比特币。

迷离的灯光很晃眼,舞台上的人像蚂蚁般大小。他只能仰头从直播的电视屏幕上看到玉红模糊的脸。玉红和他的好友们,在台上讲述着听不懂的技术词汇,时不时蹦出来的新名词,让张军不明觉厉,“和资金盘的那帮人太不一样了,他们不跟你谈钱,只谈技术,只谈革命,”张军感叹,“这是一帮需要仰望的高智商人群。”

在现场,他意外地遇到了当年邀请他参与MMM的好友。几年不见,好友摇身一变成为一家海外区块链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刚刚启动ICO,就弄到了2万个以太坊,按照当时的价格,价值6500万人民币。好友告诉他,很多人都抢不到私募份额,还有靠关系才能挤一点份额出来。这一切归功于“模式”。

对于“模式”,张军并不陌生。在MMM,张军对资金盘、分红盘、互助盘、拆分盘等模式了如指掌,而将这些模式与区块链结合起来,让张军感到新鲜。

好友告诉他,MMM的创始人马夫罗季拥有14万枚比特币,是比特币的真正幕后大佬,比特币价格到两万美金,MMM立下了汗马功劳。好友还告诉他,狗狗币的项目团队都跑路了,但它的价格一路上涨、交易活跃,就是一帮做资金盘的人在幕后运作。

澳门之行,张军听到了太多币圈奇闻,技术的背后包裹着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带模式就会火

2018年5月21日,央视财经频道播出《聚焦代币市场乱象》节目,节目明确指出太空链、英雄链等三十余种代币涉嫌集资诈骗,李笑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大声喊冤:“99.9%的情况下我是被站台的。”“空气币大师”俞凌雄的多个代币项目被媒体曝光为传销币,万象币、黄金链、菠菜币、幸孕链、车链等项目赫然在列。

到底是区块链注入了传销的因子,还是传销包裹了区块链的外衣,人们已很难分辨。“大多数人压根对区块链的概念都搞不清楚,只知道不愿意这趟即将飞驰而过的财富列车。”张军说。于是,区块链的大咖与传销界的大佬自由搭配,形成一对对怪异的组合。大咖们在台上讲着伟大的区块链技术以及它所带来的巨大市场前景,大佬们在台下忽悠人们要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通往财富自由之路。

推荐奖励,几乎是标配。2017年,那些有团队、早期参与私募的人,通常都能赚得盆满钵满。“20%的推荐奖励是起步,有的还设计了复杂的模式。”据张军透露,“更有甚者,还用上了国家明令禁止的传销制度。”例如大名鼎鼎的英雄链、太空连等传销币,就是通过一层层的击鼓传花进行诈骗,最后以项目方跑路、大多数投资者血本无归作为结束。

“一个区块链项目的创始人曾私下跟我说,只要保证最早参与的人赚到钱就可以了。”张军说,从中能赚到钱的人只有5%,95%的人都是炮灰,“晚期参与者,往往渣都不剩。”

“项目方拿着投资者的钱不干正事,只知道泡妞把妹、花天酒地。许多项目一上交易所就破发,没几天就沦为空气币。”说到这里,张军有点义愤填膺,“吃相太难看,这就是明目张胆的庞氏骗局!”

2017年9月4日,国家明令禁止ICO。一大波项目的ICO从公开转移到地下,大会的主题从“通往财富自由之路”变为“区块链技术应用”,但换汤不换药,“募资不能在台上讲了,那就转移在台下。”

许多媒体成为“沙漠里的卖水人”,他们通过为项目方办会谋利。通常,项目方会明确要求演讲嘉宾级别,参会人数,目的就是“大咖背书、收割韭菜”。在今年六月份以前,这些活动几乎以每周一次的频率,出现在各大五星级酒店里。许多参会者为“糖果”而来,糖果,是项目方发给参会者的代币福利。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会上最热闹的环节,一定是加群抢糖果。

推荐返佣,广发糖果,在2018年初,是两个吸粉的大杀器。6月份以后,这两个武器也不管用了,原因是人们对区块链普遍失去了信任。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乔治•阿克尔罗夫有一个著名的“柠檬市场”理论。该理论指出,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往往好的商品遭受淘汰,而劣等品会逐渐占领市场,这就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区块链行业之所以快速陨落,在于信息的不对称性。“白皮书中所出现的人名和身份都是虚构的,何谈信息透明?”张军说,“信息不透明,信任无基础。讽刺的是,区块链是信任的机器,但整个行业骗子横行,信任的基础都没有建立起来。劣币驱逐良币,是必然的。”

在他眼中,某些区块链大佬与资金盘大哥张天明无异。张天明打着扶贫济困的旗号创办了善心汇,只要购买了“善心种”(实为激活码)“布施”,就可以得到相应的感恩“受助”。在一些小县城和贫困山区,张天明是大善人,但本质上就是一个资金盘的操盘手。“是不是听着很熟悉?”张军问记者,“不同的材料,相同的配方。换汤不换药而已!”

不带模式的区块链还能火多久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在吴少波看来,区块链技术是好经,只是歪嘴和尚把经念歪了,但我的一个区块链媒体朋友这样反问我:“如果只有技术,不带模式,区块链能火成这样吗?”

从2017年入场做区块链媒体开始,他见了太多的区块链创业者,“没有几千,也有几百。”他直言,相当一部分从直销行业转型而来,他们打着区块链的旗号,兜售发财的梦想。“这些人有一批坚定的追随者,身后有庞大的团队,只要概念好、模式新,就能在早期快速融到钱。”在他眼中,那些在台上讲着高深的区块链技术名词和复杂的通证经济理论的人,也许就是某个传销大佬。

《区块链革命》作者、数字经济之父唐·塔普斯科特曾说过,“每一次的科技革命,不法分子都是最先的受益者。”他们敢于尝试,愿意承担高风险,也善于包装与夸大其词。必须正视的是,没有他们的煽风点火、添柴加薪,区块链技术不会如此快速的普及。犯罪分子在暗网上交易是毫无保障的——提款靠黑卡,兑付不安全,黑吃黑时有发生。比特币的出现,某种程度上解决了这一痛点。如果说以区块链技术为底层技术的比特币为犯罪分子提供了交易的便利,那么庞氏骗局与传销制度所带来的财富效应,让更多不明就里的普通人入局。在这样一个龙蛇混杂的混沌世界,这些不法分子意外地扮演了区块链传道士的角色。

有专家认为,区块链不过是互联网的一个子集,它并不会像许多人吹嘘的那样“颠覆互联网”、“重构世界”。单从技术来看,区块链存在诸多技术瓶颈,例如确认交易时间过长,使用成本高昂,且浪费大量电力。代码即正义,区块链所带来的最重要影响,可以用两个词语来概括:安全与信任。在他们看来,仅靠安全与信任,是没有办法“让世界变天的”。衡量一项技术的成熟度最重要的指标,在于有多少人用。区块链技术诞生十多年,仍然局限在部分领域,离大规模的普及还差得很远。

此外,许多地方政府积极扶持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但对数字货币却重拳打击。惩“币”扬“链”背后,是政府坚定的监管态度。一方面,区块链技术与通证经济相结合,可将效力发挥到最大;另一方面,通证经济往往与庞氏骗局、金融诈骗、传销模式相关联。无论是ICO,还是STO,都是将“通证经济”放在了更重要的位置,技术退居二线,甚至干脆就是幌子。政府加强监管,严厉打击ICO、STO,能有效地挤出泡沫,让区块链技术回归本源,实现良性发展。

这两年,一帮骗子搅浑了区块链世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的成熟,区块链终将成为赋能传统产业的重要技术力量。如今,区块链技术在金融、农产品、文旅产业的应用,有了重要的突破。不带模式的区块链技术,将走得更稳,更远,也许用不了多久,区块链就会在各行各业发挥更大的作用。

来源:链研所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感谢接受采访的知情人士。)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