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连金:币改已死,链改当道?链创或是最终的出路

TIM截图20180930082821

2018/09/30 • 人物, 热点

七月币圈凉风渐起,但“币改”概念一出还是再次激发区块链从业者无穷的想象空间,一时间成为行业热议话题。甚至不少行业专家把“币改”比作是“史书级改革”,但随着FCoin首个币改项目的紧急停牌,声势浩大的“币改”只能选择潦草收场。

FCoin走下神坛,并不意味着改革结束。继“币改”之后,更多的区块链区块链从业者开启了新的探索,区块链经济学研究DAO发起人王学宗开始倡导“链改”,国内最成熟的区块链平台之一的井通提出了“链通”,人大教授杨东提出“票改”,近日,中国电子学会区块链专家委员黄连金提出了“链创”。

看客众说纷纭,改革却绝非易事。即便传出两份“链改行动”的红头函件,也只是引起短暂的骚动。骚动过后,币圈陷入的是更久的沉寂。“传统中心化企业要彻底实现链改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更遑论尚未明朗的监管问题、通证经济模型设计、应用场景等皆处于青涩的初步阶段,现阶段要大规模实行链改未免为时过早。小范围探索是可以尝试的,大规模实践,只会让行业更加混乱。”对于“链改”,工信部五所高级工程师相离朋如是评价。

随着9.4的到来,币圈正面临着日趋收紧的监管条件,不仅先前热闹非凡的“币改”无人问津,宣告凉凉。包括“票改”、“链通”等衍生概念也出现动摇。各种区块链改革概念火爆之下,“杂草与幼苗齐生”。它们能否赋能实体经济,还仅仅只是概念炒作?币改和链改到底离我们有多远?政府是该对其拥抱支持还是严禁封杀?带着这些问题,链研所采访了中国电子学会区块链专家委员黄连金,希望在他那里找到答案。

黄连金:币改已死,链改当道?链创或是最终的出路

Q1

链研社:今年币改突然变成了热词,FCoin币改首捷失败后,更是将币改推上风口浪尖,让币改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现在比较通行的币改概念,认为币改是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结合的最好形态,您觉得这个说法对吗?您又是怎么定义币改的呢?

黄连金:我认为“币改”的中心思想,就是对传统企业进行区块链创新。在提出币改之前,我一直认为传统行业区块链化,将是区块链发展的最大趋势,这与筹委会的基础思路不谋而合,所以我选择了加入。但筹备委员会是一个比较松散的结构,成员都是兼职的,时间上没法统一,大家真正坐下来,深入参与讨论的机会不多。主要功能是投票,偶尔发表一些自己的想法,所以并没有起到很大的作用。

价值互联网必须需要有通证经济,如果认为通证经济离不开数字货币,那么币改与链改就没有什么大区别。其实,币改和链改的侧重点不一样,币改可能更侧重代币的发行,而链改更注重区块链技术改造,商业模式创新。大部分区块链的创新都需要有通证,价值互联网必须要有通证经济或者代币的支持。

很多人把通证和代币混合在一起,认为两者差不多。如果我们回归到对传统企业进行区块链技术创新的初心,它们的确是同样的东西。如果有人说链改和币改是不同的两个东西,这个观点我不赞同。币改和链改的中心思想差不多,换汤不换药。

Q2

链研社:高原飞熊(Xstar创始人)提出“币改其实还是1CO”,针对这一说法,您有什么不同看法?币改有没有可能不融资不发1CO?

黄连金:我认为币改不是1CO,币改可以通过合法的投资人或者机构投资,不通过公开发行的方法解决。如果大家都这样认为,在交易所上线就是一个公开发行的手段,那么它就是1CO。但是,目前包括美国、中国等国家的政府都没有法律明文规定说,代币在交易所售卖,就等于公开发行。因此,1CO怎么去界定,还有待于大家从学术界、法律界上面去探讨。

有一些币改的项目为了规避法律的风险,通过股权融资来解决资金的问题。这可能是一个思路,先通过股权融资来解决资金问题,以后如果国家允许了,再把股权换成相对应的代币。这个可能会是一个可行的方案,能减少监管方面的法律风险。

关键的问题是,区块链、通证经济需不需要交易所,交易所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们经常听到交易所割项目方的韭菜,通过内幕消息操控币价,到底是否真实很难说,因为没有人能确认。某种程度上,交易所能起到一定的价值发现、价值流通作用,增加数字资产的流动性,有助于通证经济的发展,从这个角度看,它有一定的存在必要性。但是,目前交易所被国家明令禁止、一刀切,为了逃避监管,一部分交易所到转到海外,一部分交易所转入地下,这无疑增加了监管的难度。如何应对这样的复杂情况,值得监管层深思。

Q3

链研社:作为币改概念的早期创造者,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现在币改进行得如此艰难?有没有什么法律风险,国家有可能会禁止币改吗?

黄连金:作为币改筹备委员会的成员,在早期讨论“币改”定义时,我就跟团队强调不要用“币”的概念去诠释,“币”代表“货币”,容易引起误解,在这方面我认为是筹备委员会的失误。

现在大家提币改,就会联想起1CO,提1CO,就会有法律风险。我一直认为,币改的初心,帮助传统企业进行区块链的创新、改造,使得传统企业有新的商业模式,创造一个新的经济体。它促成的是联盟链的形成,是对生产关系的重构,从而改变个人与企业、企业与企业之间、企业与政府之间、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关系,这才是真正意义所在。

国家还会继续提倡链改,但改造传统的商业模式非常难。区块链不是改变传统的商业模式,而是为传统经济赋能,因此它应该是一种创新,不仅是技术的创新,更是经济模式的创新。所以,我提出了链创概念。

Q4

链研社:有很多人把股改和币改进行比较,认为两者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股改时代,只要沾上“股改”这个词的公司,无论亏损还是盈利,都红得如日中天备受各路资本追捧。如今的币改是否能重现当年股改风采?这两者有什么不同?

黄连金:有些传统企业利用区块链的概念在股市上表现亮眼,现在有消息说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收购港股公司桐成控股后,股市上有一个强劲的反应。今年以来,无论是成熟的传统企业,还是初创的互联网公司,只要真正践行区块链精神进行链改,在股价上,都会有比较好的体现。这说明公众很看好区块链技术,看好新技术所带来的商业模式创新。

链改与股改的最大不同在于监管环境。在推行股改时,国家的监管机制比较成熟,当下的区块链监管环境,尚处在初级阶段。就区块链技术而言,是技术在前,监管在后。

当前的熊市,使大家痛定思痛,将关注点聚焦到区块链应用上来。我认为,95%的链改是不会成功的,只有5%会成功。从商业逻辑上来说,大部分传统企业从工厂生产到用户体验的整个流程,很难做到去中心化改造,这也是链改这个概念尚未受到资本吹捧的原因。

95%的商业模式,它必须通过链创来解决。链创,就是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创新。这相当于1995年E-mail与门户网站的创新。互联网一直在迭代创新,一直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微信、滴滴,而现在区块链,我们只看到了以太坊的一些应用,我们还没有看到一些破坏性创新的应用。这就需要我们解放思想,秉持价值互联网的精神,去开发、去重构。

Q5

链研社:币改可以改变传统的利益分配格局,取代股改颠覆公司制吗?

黄连金:股权制公司的股东组成以及各利益相关方的利益分配方式,与通证经济下的社区成员既是消费者又是投资者的分配方式是不一样的。我的预判是,通证经济将对股权为主的公司组织带来很大的冲击,未来,股份制公司将会被通证经济所颠覆、所改造。

Q6

链研社:CoinTiger创始人富兰克凌认为:“币改是一项工具,更适合新公司,因为新公司新气象没有负累。而老公司连股东层面都难以搞定,更遑论其他。”您认同他的观点吗?

黄连金:从某种程度上说,他的观点有一定的道理。区块链时代,要出现类似BAT这样的寡头,可能不会诞生在传统大公司中,一些初创的小公司倒是有可能成为BAT这样的巨头,因为它们在区块链改造上灵活度更大一些。

企业必须逐渐进行创新和改造,否则将退出历史舞台。区块链会影响各行各业,就像互联网、计算机影响到各行各业一样。因为现在刚刚开始,大家没感觉到,长期来说,所有的企业都会上去。1995年,我在瑞士留学工作的时候,跟瑞士银行UBS的一个CIO说,他说永远不会把银行搬上互联网,因为安全不够。现在,这家银行把数据搬到了互联网上。很多企业认为永远不会用到区块链,但过不了多久,它们都会接受区块链的改造。

所以,他这个问题有三个方面的解释,一是中小型企业、初创企业的币改更容易成功;二是所有的企业将经历链改的过程;三是区块链能创造一个很大的经济体。我曾说过,区块链将成为除美国、中国之外的第三大经济体,这个经济体将通过链创成功的企业、去中心化的社区组织来承载。

Q7

链研社:您在之前的访谈中,包括您在上个月结束的澳门数字经济峰会上,都多次给大家普及币改,甚至提出了币创这一新概念,请问您是怎么定义币创的呢?

黄连金:币改就是对现有企业进行改造,但我认为难度非常大。95%的商业流模式,IT系统经济模式,股权模式,很难进行改造。目前来看,链创可能是更合适的一个词语。一是因为,周围的币确实不怎么好;二是币会使大家认为是它跟货币相关联,会引起歧义。而链创就是通过基于区块链的价值互联网,对公司商业模式进行创新。

无币的区块链,在很多场景之下可以通过中心化的数据库进行优化,例如它可以不用币就可以进行技术、密码学、公式算法的创新,增强数据运行的速度、性能。纯粹从技术角度去看,国家是持鼓励的态度,但是无币区块链有一个缺点:它只能做局部技术的改造,很难做到真正的落地应用。

如果涉及到具体的应用,例如供应链金融,房地产,联合贷款等等,一些新的落地应用,需要用到通证经济和所谓的代币。但是我不喜欢用代币这个概念,这个很容易搞混淆,通证经济与货币,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Q8

链研社:据了解,全球比特币爱好者已经有5亿人,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有一拨比特币爱好者甚至打算在柬埔寨“黄金海岸”建立比特币城,宣称那里是比特币爱好者的天堂。相比我国对比特币的强监管态度,您认为比特币及数字货币是否应该更加包容一些?1CO有可能纳入合理监管吗?

黄连金:比特币或其他加密数字货币一样,具有去中心化、分布式、跨国界等属性,所以确实比较难禁止。无论是1CO也好,1SO也好,作为一个融资工具,它本身没有错误,没有原罪,但它确实被坏人利用了。

我国对数字货币进行的强监管,在一定程度上说其实是弱监管,等于没有监管。去年1CO一刀切之后,现在还是有大量的中国投资者继续在投资数字货币。转战海外之后,依然有很多内幕交易,监管机构无法监测到,投资者的利益没有得到真正的保护。所以,这个所谓的强监管,其实是个懒政。

同时,一些比较好的项目也不敢在国内做,所以选择出海。带来一种直接结果就是:投资者的利益没有得到真正的保护。而且我们逐渐失去话语权、监管权、定价权、税收权、清算权。这些数字货币上的权利非常重要,而我们正在逐渐失去。

我个人认为应该把1CO纳入监管范围,使之成为一个合理的工具。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GDP增长速度,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小型企业的融资效率。如果一个国家,中小型企业融资效率非常高,那么这个国家的GDP也会得到很好的发展。

不能因为1CO有风险就直接否定,这是懒政的表现。如果把IPO比喻成马车的话,那么1CO就是汽车。1CO肯定比IPO肯定是跑得快,但是更危险。汽车肯定比马车危险,但如果有系列法律法规,那么就会规避事故的产生。当然,事故不可能完全避免,所以有了保险等配套产业。如果因噎废食,汽车产业根本发展不起来。

Q9

链研社:有不少专家认为现在只是行业发展的早期,可能我和很多听众就觉得这是给韭菜们充值信仰,未来还是有希望的,区块链还是值得期待的。那么想请教黄教授,您对于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进程和未来前景是怎么看的?

黄连金:现在只是行业发展的早期,其实过去的区块链是极客们、矿工们的游戏,直到最近几年,大家才发现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商业模式确实非常具有生命力,无论是落地应用,还是技术,还是非常早期的状态。

我认为未来有三大发展趋势。第一,区块链要服务于实体经济,必须与其他一些技术进行融合,包括物联网、人工智能、AR、VR、大数据进行融合;第二,数据上链能够确保数据的不可篡改性,可溯源,但是上链前的数据是否真实,目前区块链还是没有解决。如何确保上链的数据是真实的,这是一个新的赛道;第三,解决目前区块链的一些痛点,例如如何把不可能三角形进行优化平衡——既要去中心化、又要安全、高性能、可扩展性强。在提高性能上面有很多新的技术,包括分片分区的技术。

最大的发展方向是链创。它是以联盟链,或者联盟链与公链、联盟链与联盟链的跨链形式来体现。以后的企业会逐渐向DAO方向发展,也即是向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方向发展,向社区运营转换。另外,公司的股权也会逐渐改造成为通证化。

总体来说,我对区块链行业是充满信心,这是下一代的技术,我们只是在这里铺一点路。如果说我们铺了第一段公路,可以跑车了,那么更多的高速公路,需要年轻人继续铺下去,这对整个国民经济会有非常深远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大国、小国都非常重视区块链技术的原因。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