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营收仅185万,估值却15亿!趣链科技凭什么?

16913d56f70796d325c0f7a35aa8a612

2018/06/01 • 头条, 热点

最近的一则新闻,再一次令人疯狂。

一家名为趣链科技的区块链公司,其营收只有185万元,却亏损1521万元,但估值高达15亿元。在一个多月前,这家公司的估值还只有5亿元。

为此估值买单的是上市公司新湖中宝(600208)。

2018年3月,新湖中宝全资子公司智脑投资以2054.31万元认购趣链科技3.8%股份;2018年4月,新湖中宝分两次以1482万元价格入股趣链科技2.75%的股份。彼时,趣链科技的估值为5亿元。

进入5月,情势突飞猛进。5月27日,新湖中宝发公告拟斥资约12.3亿元受让和认购趣链科技股份,增资完成后,将占趣链科技49%的股份。此时,趣链科技估值已高达15亿元。

业界一片哗然。公告不到三个小时,新湖中宝就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上交所要求新湖中宝结合趣链科技近一年估值变化情况,说明短时间内估值大幅提升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损害公司利益。

《链研所》和上交所一样疑惑。如此疯狂的行为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新湖中宝花费这么大的代价也要执意将趣链科技揽入怀中?趣链科技到底有什么魔力,让新湖中宝如此痴迷?

疯狂的新湖中宝

作为新入局者,新湖中宝在区块链领域籍籍无名。如果你审视它的另一重身份——房地产大佬,你就会理解它为什么如此土豪,花巨资砸向区块链。

众所周知,温商对区块链是情有独钟的。从前段时间温商抱团出资数十亿竞选EOS超级节点,就可以他们对区块链的拥抱是多么积极、热情。新湖中宝的幕后老板黄伟恰好是温商中的首富。

温州炒房团举世闻名,而黄伟是其中最大的老板,旗下的新湖中宝以江浙沪为基地,项目遍布杭州、南京、上海、天津等地,储备了约300万平方米的土地。黄伟身价高达267亿元,位列2018年《新财富》富人榜第80位。

早年,黄伟通过租赁专柜出售眼镜掘得第一桶金,很快就投向资本浪潮,在“认购证”、“3·27国债”等大浪潮中颇有斩获。随后投身地产界,成为一名“非典型”地产商,近年来迷上金融科技投资,越来越不务正业。

我们从新湖中宝的财报中,就可以看到一个中小型开发商的焦虑。

近两年来,受到去杠杆和限购政策的影响,中小型房企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日渐趋紧的融资渠道与不断攀升的融资成本,不断挤压中小房企的利润。以新湖中宝为例,2017年,新湖中宝营收175亿元,仅为碧桂园的3.18%;净利润为33.21亿元,同比减少43.1%。如果除去投资收益部分,仅为1.39亿元。这对一家总资产达1100亿元的公司来说,微薄到可怜。

更值得一提的是其高得吓人的净负债率。据《中国房企缺钱报告·2018》的数据显示,在资产规模千亿以上的A股内房企中,新湖中宝2017年净负债率达150%,同比增长32个百分点,位列榜单第11位;资产负债率为73.59%,已连续四年走高且均高于70%。

主营房地产业务陷入低迷,迫使黄伟不得不寻求新的出路。

22.png

低调温商黄伟的区块链野心

这两年,黄伟大肆扩张金融科技版图,他通过高超的财技将期货、证券、银行、保险等多张牌照收入囊中,并一跃成为中信银行的第二大股东、盛京银行的第四大股东、51信用卡的第二大股东。

据年报及天眼查显示,其金融版图版图中还包括温州银行(持股比例18.15%)、湘财证券(持股比例39.16%)、长城证券(持股比例0.53%)、阳光保险(持股比例4.06%)和新湖期货(持股比例22%)。

与此同时,新湖中宝还参投大智慧、万得信息、邦盛科技等互联网金融公司。这些眼花缭乱的投资为其带来了31.82亿元的收益,占其净利润95.81%。

房地产业务差钱,投资业务赚翻。尝到甜头的新湖中宝,在金融投资上大放异彩。它甚至像小散一样,开始了理财。它多次利用闲散自有资金购买短期理财产品,不久前,它还用50亿元购买了交通嘉兴南湖支行、恒丰银行郑州分行等6款银行理财产品,最短1个月,最长1年。

主业不作为,副业却激进,新湖中宝这个“非典型”地产商遭到了股民的用脚投票。5月30日,新湖中宝报收于4.09元/股,相较于半年多前最高5.86元/股,跌幅高达30%。

趣链科技有这么值钱吗?

温商在投资上一向是大胆而激进的,新湖中宝在区块链投资上的不计代价就可管窥一斑。

如果按照传统的互联网公司估值方法,成立不到两年、营收只有158万、亏损1521万元的趣链科技显然不值15亿元。为什么新湖中宝打破常规估值方法,花大价钱也要投资趣链科技?

这得从趣链科技的身份说起。

33.png

趣链科技董事长陈纯

趣链科技的创始人兼董事长为中国工程学院院士陈纯。陈纯是一个纯正的学院派,曾任浙江大学软件学院院长、计算机软件研究所所长,是国家教委“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首批入选专家,浙江省首批“特级专家”获得者,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这样一个院士级的人物投身区块链创业大潮中,其一手创办的公司自然不能按传统的互联网企业估值来计算。

此外,趣链还是国内第一个银行核心系统上线的联盟链,其RBFT共识算法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在金融领域,趣链科技与中国银联、上海证券交易所、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光大银行、兴业银行、浙商银行、北京银行、美国道富银行、葡萄牙商业银行、德邦证券等一大批国内外大型金融机构开展了区块链的合作;在非金融领域,趣链科技与谷歌、微软、华为、生意家等达成合作。

这些合作虽然很早期,可一旦成为上述机构、企业的长期区块链技术供应商,其前景无疑是可观的。

与趣链科技极其相似的一家公司,也拿到亿元级别融资额。这家公司名叫金丘科技,它在2016年拿到了1.6亿元的融资额,这是当年区块链领域获得股权投资最高的公司。和趣链类似,它专注服务于金融机构,创业至今已与全球80多家金融机构达成重要合作。近期,金丘科技正在全球招募CFO,计划赴海外上市。

33.png

趣链科技的合作方都是巨头

在发币成风的区块链行业,股权融资是一个次选项。要知道,稍微有一些应用场景的数字货币,轻而易举地就能募集到价值几亿甚至数十亿的以太币。如果两相比较,12.3亿元投资由院士创业的区块链公司,的确不算太离谱。更何况,在2016年创业时,趣链就获得了诸多大佬的倾力支持。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就是其中一位。

2017年12月,趣链科技与星辰投资举行A轮融资签约仪式,郭广昌出席该活动并站台。星辰投资有三位自然人股东,其中,郭广昌持有64.45%的股份,梁信军持有24.44%的股份,王群斌持有11.11%的股份。这三位都是复星的创始人,梁信军是前CEO,王群斌是现CEO。除此之外,在趣链的股东名单中,还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信雅达和浙大网新。

如此豪华的股东团队,趣链科技一亮相就具备了明星的气质。

固然,牺牲股权获得融资,既可规避政策风险,同时能打消合作方的顾虑。但令人疑惑的是,新湖中宝此举背后是否为大佬割韭菜的变种?

55.png

郭广昌出席趣链科技的融资发布会

有媒体算了一笔账,2017年11月星辰投资以303.62万元入股趣链科技,持股14.69%,短短半年多时间,郭广昌和他的小伙伴们在趣链科技上赚了至少两个多亿。

另一家上市公司股东更是急于套现。5月28日,种子轮投资者浙大网新以1000万元转让了趣链科技0.6667%股权,转让之后,其仍持有趣链科技5.0535%股权。一年半前的2016年11月,浙大网新以货币出资150万元,获得了趣链科技8.5%的股权。

除此之外,更让人感到费解的是,一家区块链技术公司为什么要这么早期就释放49%的股份?

在互联网行业,一家独角兽公司的融资节奏要历经好几轮的融资,再到IPO。而趣链科技从A轮,直接跳到被上市公司控股49%。如此反常,到底是股东们急于套现,还是自己底气不足?

此外,一家处于早期的区块链技术公司需要那么庞大的研发资金吗?

2017年,趣链公司的营收虽然可怜,但管理费用支出高达1300万元,同比大幅增长260%。遗憾的是这些管理费用的明细并没有公布。在币圈的白皮书中,所募集来的数字货币都有明确的使用规划。

趣链科技将如何使用如此庞大的资金?哪些用于技术研发,哪些用于市场开拓、管理费用?我们也很期待趣链科技将类似的资金使用计划公之于众。

目前区块链还未出现大规模应用,新湖中宝如此狂热地投资区块链,存在着极大的风险。虽然财大气粗的新湖中宝貌似为风险买了单,但最终受伤的仍旧是广大股民。

新湖中宝的股价没有因此而提振,反而陷入跌跌不休的状态,说明人们用看空在投反对票。这也意味着人们对区块链的认知已趋于理性。

这果然验证了一句话,链圈一天,人间一年。联想到去年年底区块链概念股的火爆情形,难免感慨。半年时间,股民已不再为区块链而狂热了。

我们希望有着良好基因的趣链科技,别沦为上市公司及大佬们资本游戏中的一个筹码。我们也呼吁,资本大佬不要捧杀那些具有潜力的区块链技术公司。毕竟,区块链还很早期,好的苗子需要我们共同呵护。

本文为《链研所》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guobestcom,并在文章头部注明文章来源。图片来自网络。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