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孤岛,怎样才能连成大陆?

0

2018/05/01 • 热点, 热点观察

2014年,一个由程序员构成的小组在旧金山马不停蹄地拜访硅谷那些最出名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他们向所有这些巨头公司,提出一个研发的合作要求:他们打算开发一种协同工具,使得让所有有注册用户的软件、网站的用户都实现互联,比如:让Facebook的用户自由地与Google的用户建立连接并且通讯。

要解决这个问题,传统的办法就是希望得到平台型互联网公司的授权,开放他们的连接端口来让第三方接入。

好在,在硅谷,各式各样大胆的想法每天都有,而这些全球知名的互联网公司虽然已经发展成巨头,但并不轻视来自弱小的创新,他们依然对未知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什么?能连接得上?你们计划怎么连?我们给你们测试端口试试。

在两个月里,Facebook、Twitter、Ins、Google,甚至连对用户隐私相对保守的LinkedIn都相继开放了端口。

我们需要知道,互联网虽然发展了二十年,但连接方面却远不如电话一样方便,只要我们有一部手机,就可以拨打世界上任意一个电话号码,不管对方号码身属哪个电信营运商。而互联网世界里却不是这样,里面布满的是一座座孤岛,这个平台的用户想与另外一个平台的用户互通,方法只有一个:到对方的平台上去注册一个新身份。“孤岛现象”持续至今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每个互联网平台都视自己的用户为财富,不愿意让自己的用户轻易地与其他平台的用户相连并使用其它平台提供的服务,“连接一切”的愿景其实是希望所有的用户都使用自己的平台。

连接是互联网的核心内容,可是也是最困难的部分。

为了防备产生不可预知的损失,大平台授权第三方接入都设定有时效以方便管控,而且每次用户使用都要核对接入的该用户是否是自己平台的用户。这个授权机制给跨平台连接工作带来了大麻烦,本来连接上了,但隔一阵子连接又失效了,这意味着连接很不可靠,用户体验也极差,因为用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连接协同工具就不能使用了。这样看来跨平台连接的梦真的行不通。但问题究竟是出自哪里呢?

很明显,中心化的平台天生带来了连接障碍,每个平台内部可以做到让用户自由度很高,对外却很低。想要实现世界范围的广泛连接,架构设计就要部分的去中心化。

实际上在2000年到2010年的10年间,数字网络世界发生了三件里程碑式的事件,它们看起来是独立的,但都和去中心化有深刻的关联。

2004年,Facebook创立建立了一个过去从没有过信息获取方式:每个注册用户看到的信息流都是通过用户自己决定关注谁而获得的,这与以前信息的发布方式太不一样了,之前的信息发布是高度中心化的,每个人访问同一个页面看到的都是相同的内容,然而现在可以自己决定看到什么内容了。

起初有人担心这个新机制可能会很有问题,因为会导致有的人看到的内容会很丰富,而必然有些人看到的内容却很乏味,那么不满的那个群体的体验简直太糟糕了,并且还无法改善。但实际上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每个人都很满意,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些不满的人竟然也觉得满意呢?答案是中心化平台与个体达成了共识:用户看到的内容是自己决定的。

在Facebook,每个个体都有决定看到什么内容的权利,而每个用户的个体认知和决定,开启了社交网络的诞生。虽然没有区块链技术,但局部的去中心化 ,激活个体共识价值,带动整个互联网大大地往前迈了一步。

2007年,去中心化激活个体共识价值的事情又重演了一次,iPhone手机发布了。从那个时刻开始,世界大范围地开启了一个新模式,每个手机用户都可以通过安装APP的方式来定义自己手机的功能,人们再也不愿意回到买同一款手机功能是一样 的时代了。同样的,直到今天也没有人抱怨自己的手机功能不如别人,因为那是每一个个体自己的决定。我们可以看到如果中心化的机制去认同和满足去中心化的个体需求,会带来什么样的效应。

如果说前面两起事件都起源于中心化平台的自觉,引入去中心化的机制创造巨大价值,那么在2008年,中本聪什么都没有,除了6页纯粹去激活个体共识价值的区块链白皮书,其宗旨简单概括为:如何用去中心化的方式去发行一种数字币。它决绝彻底,连类似Facebook、 苹果这样的中心平台都完全不见了。区块链机制假设行得通,唯一可以依赖的就是个体信任共识价值能被激活。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们知道了,比特币默默地熬过近8年,在2016年开始奔跑起来。

爱是一种能力,束缚这种能力除了自身,还包括具不具备抵达爱的对象路径选择的可能性。如果我们能仅仅用一个互联网的身份就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平台的人互通,那么互联网又将发生巨变,会大大地向前迈进一步。可能另外的平台没有我们的朋友,没有想要触及的陌生人,但你已具备一种能力,只要你想这么做,就可以。如何去中心化的连接,区块链开启了全新的尝试。

天赋异禀的区块链很快就成了热词。无论是朋友圈还是其他渠道的各种资讯,关于区块链的文章、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融资的消息铺天盖地,非常多的专家、技术人员、投资人也在各种场合向大众普及区块、公共账本、共识机制、分布式存储、加密算法、哈希碰撞、ICO、哈耶克自由经济理论等等知识,另外一面,一些国家和传统的金融机构也在发出强烈的警告,提醒大众数字币里面的巨大风险。

但不管如何普及,很多人依然无法理解区块链本身的含义,包括传统金融人士和非常早期就开始投身其中的技术人员。由于比特币声浪太高,大家都把对区块链这个技术的关注点,停留在比特币是不是货币的辩论上。这显然歪曲了对区块链的认知。如果我们不能一究区块链的本质,数字货币就很难分清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也就更谈不上我们该以何种方式与它相处。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区块链,我认为应该是:区块链是为达成去中心化的目标而发明的一种网络连接机制。

从2008年中本聪发布白皮书到今天区块链的各种进化,区块链所有的技术架构的最终目标就是为了去中心化。如果一项技术声称具备颠覆性的创新,但是目标无法完成去中心化,那么从本质上它就不是中本聪白皮书里的区块链,哪怕用到了区块链技术所包含的所有环节。大众并不需要去了解技术的细节,只要能判断能不能去中心化这一点就可以了。

“中心化”是个中性词,本身没有褒贬之意,与之对应的是“个体化”。中心化非常有价值,我们的经济运行基本上都是依靠中心化的组织运作所主导的,中心化模式与个体化模式相互对立,中心化越强势,个体化就越弱势,反之亦然。

有效的中心化能大幅提升管理效率和使秩序得到保障,但是个体化也很有价值,因为社会的总体财富都是每个个体创造积累而成,二者最大的区别是中心化是中心制定规则,个体遵守规则,当然也包含了财富分配的规则。在这样的情形下,个体价值往往被挤压,个体需要更大空间和话语权的欲望是天生的。

而区块链激活了个体的这种欲望。为什么数字币会遭到一些中心化的组织比如政府、央行、传统金融机构的强烈抨击呢?这是出自于面对世界上有一些人在自己重新定义和划分财富,完全是个体之间的共识达成,与他人无关,中心化组织无能为力的本能反应。格林斯潘讲:“比特币是历史上最大的泡沫”,很遗憾他说的不算,如果算,那就证明区块链去中心化失败了。

现在整个区块链数字币经济体量已经达到了数千亿美元,一些单一币种每日交易额都超过数亿美金,由于区块链技术如此开放,导致大量的公司以区块链技术的名义发行自己的数字币,里面埋下了有意无意的陷阱和欺骗,原因就是去中心化不彻底,后面有布局者在操纵。如果区块链技术既不能给某些公司的用户个体价值带来实际的提升,也不解决任何现实场景的应用,仅仅是又带来一种新的数字币,基本上这些公司就可以被视作是骗子。

由于区块链为了建立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和维护达成的共识,整个系统设计得精密但又效率低下,极其不好用,数字币用户体验非常糟糕, 可以预见区块链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但去中心化带给我们巨大的启示,个体共识自由价值的种子已经悄然发芽。只是,这个萌芽,什么时候才能像英格兰群舞的掠鸟,在天空中幻化出一个个巨大的符号呢?

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互联网的孤岛能不能连成大陆?能,量子坍缩模型结合区块链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预计在不久(两年之内),人们可以不经过授权就能使用自己的一个已有的互联网ID与任意一个平台的ID建立通讯,同时,也可以把正在浏览的页面分享给任意一个平台其他用户。

作者:化桥,马丘比丘实验室创办人,时光链TIC团队成员。阅读邻居读书会兼职摄影师。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