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之父唐·塔普斯科特:2018年的区块链就像1995年的互联网

timg (1)

2018/05/01 • 热点, 科技互联网

2008年的某一天,中本聪在一个讨论加密邮件组中发表了一篇文章,勾画了比特币系统的基本框架。中本聪投下的第一颗石子,在互联网世界泛起了第一波涟漪,10年之后,小小涟漪已成惊涛骇浪。

在这场席卷全球的技术革命背后,“数字经济之父”、《区块链革命》作者唐·塔普斯科特(Don Tapscott)是至关重要的推动者。

在2017年11月公布的全球Thinkers 50榜单中,唐·塔普斯科特因为对技术影响力的长期研究成为全球排名第二的思想家。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是他的座上宾;财富500强超过半数的CEO们聆听过他的演讲,其中包括郭士纳、鲍尔默、施密特、雷富礼、张瑞敏等顶级企业家。

采编|《链研所》 刘波涛 夏帆

受访者|唐·塔普斯科特

本文约5000字,阅读需要花12分钟

2018年的区块链,相当于1995年的互联网

2014年年初的某一天,唐·塔普斯科特与儿子亚力克斯·塔普斯科特在滑雪旅程中,进行了一场不同寻常的父子对话。彼时的唐正研究互联网生态系统治理,而亚力克斯正雄心勃勃进军区块链,一场关于区块链的头脑风暴如电光火石般迸发。

此后,他们开展了一项为期两年的研究,结果充分证明区块链革命的意义不亚于是第二代互联网的诞生,甚至有望推动经济、商业、政府、民主、文化和社会等各方面的改革。他们将研究成果集结出版成《区块链革命》一书。

《区块链革命》出版后一时洛阳纸贵,迅速引起热潮。苹果电脑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读完此书后感叹,“我感觉人类又到了一个技术、经济和社会历史又将被突破的紧要关头。”

在中国,《区块链革命》成为互联网人的新一代圣经,包括潘石屹在内的中国顶级企业家们将该书视为“入门级”教科书。此后,唐·塔普斯科特访华的次数明显增多,很多人带着问题而来,向他请教“如何才能不再错过伟大的区块链时代”。

多年前,科技先知凯文·凯利曾向外界描述过一部名叫“The One”的庞大机器:它将是人类迄今为止创造过最可靠的机器,它永不崩溃、运行无阻。时至今日,预言逐渐变成现实。将互联网连为一体的信任机器诞生了,它叫区块链。

互联网最缺乏的元素就是“信用协议”,区块链技术正是为“信用”与“信任”而生的新技术。达沃斯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KlausSchwab)认为,区块链将是继蒸汽机、电力和互联网之后的第四次技术大革命。

在人类科技史上,每一次技术革命在早期都充满了争议,总是伴随着无比狂妄的想象和无比激进的冒险,区块链也不例外。2018年的这个春天,也许是企业家和创业者最焦虑的季节。

二十年前,那场发端于中关村的互联网革命,突破了旧体制的藩篱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中国奇迹。二十年后,在被BATJ包围下喘不过气来的创业者们,因为区块链革命而有了对抗巨头、重塑世界、改变命运的新机会,正如唐·塔普斯科特所说,“区块链是人人都可获得的机会,在中国、美国、欧洲,大家的机会是一样的。”

这场新的科技革命,伴随着疯狂的财富故事将所有人裹挟其中。创业咖啡厅,众创空间,峰会论坛,这些创业者群聚的地方,区块链与数字货币成为最热门的话题,他们的眼神兴奋但布满焦虑,他们担心自己身处变革的漩涡却浑然不知。

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数字货币所创造的财富效应,吸引了无数的冒险家、投机者甚至是犯罪分子,它们共存共生、共建共治,组成了一幅奇异的科技盛景。

有人讥讽:“目前世界上存在着两种‘区块链’,一种是在技术天才的头脑里,另一种,在中国人的微信群里。”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感叹,如果2018年有人跟你谈区块链,他们一半以上都是骗子。

对此乱象,唐·塔普斯科特专程回应《链研所》,“2018年的区块链,相当于1995年的互联网。大多数新技术的第一批应用者历来都是犯罪分子。”

傅盛说过,大变革时代,机会是最大的成本。谁也无法接受自己错过一个伟大的时代。与其说区块链的世界混乱不堪,不如说它仍处于混沌状态。

如何在混沌中看清未来?《链研所》记者带着诸多疑问,对唐·塔普斯科特进行了一次独家专访。专访的当天,唐·塔普斯科特正在赴智利总统塞瓦斯蒂安·皮涅拉之约的途中。

很多敏感性话题,唐·塔普斯科特都没有回避,坦诚得让我们意外。

对话:

《链研所》:2014年年初,你和亚历克斯·塔普斯科特第一次一起谈到比特币、谈到区块链技术,当时有哪些热烈的讨论?你第一次接触比特币及区块链技术时,是相信还是怀疑?随着你对区块链研究的日渐深入,有哪些新发现?

唐·塔普斯科特:是亚历克斯首先真正开始研究它,当时他在加拿大一家最大的银行从事金融工作。有一天,他告诉我,我应该看看这个加密货币。在那个时间点上,没有多少人谈论比特币,更加没有人谈论区块链。

没过多久,我们就意识到区块链改变商业的巨大潜力。随着我们对它的进一步研究,我们开始接触数十人,然后是数百人。他们利用区块链技术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包括如何让移民利用区块链技术更加便捷地跨境汇款到老家,让艺术家和音乐家利用区块链技术保护知识产权并从中获利。

所以,亚历克斯离开了这份在金融界的极好的工作,我们一起撰写了《区块链革命》,该书2016年出版。就在那之后的几年里,世界各地对区块链的兴趣有了爆炸式的增长。

《链研所》:你和以太坊联合创始人、共识公司创始人约瑟夫·卢宾(Joseph Lubin)和WISeKey的CEO卡洛斯·莫拉雷进行了头脑风暴和思想交流,你们从对方那里得到了什么灵感和启发?

唐·塔普斯科特:我们与约瑟夫·卢宾和卡洛斯·莫拉雷就他们所做的工作进行了交谈。最重要的是,作为区块链领域的领军人物,他们的眼界以及对未来的洞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链研所》:《区块链革命》涉及100多场您的研究团队与多个国家的政治界、学术界乃至工商界的重量级人物的对话,在这些内容的取舍上有什么原则?除了书中的内容,还有哪些精彩的对话内容值得分享呢?

唐·塔普斯科特:我们不想局限于某一行业、某一个领域或某一个视角来谈区块链。这本书阐述的是如何利用区块链改变世界,这意味着我们要与社会各界进行广泛的交流,包括商界、政府、学界与媒体。尤其要与区块链技术的先驱者与数字革命的先行者进行深入的访谈。

我对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又称V神)的访谈印象特别深刻,不仅仅因为他同样是加拿大人。采访他时,他还是一名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的19岁学生,他创办了以太坊(Ethereum),他经常提到“人类”,好像自己不属于“人类”,这也许正是他设计出以太坊这样一个出色协议的原因。今年3月份,以太坊的市值超过了550亿美元。

《链研所》:中文版的《区块链革命》是20多个外语译本中最早诞生的,这本书和您其他的著作相比,在中国的反响有什么不一样?

唐·塔普斯科特: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未来不是靠预测的。撰写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帮助所有人了解区块链,区块链将如何影响他们的生活以及如何共同构建一个区块链社会。《区块链革命》的根本论点是,集权不是组织的先决条件。区块链技术的分散性,正是使人们能够协同工作、完成伟大任务的原因。

《链研所》:学术界人士、专业人士、政府领导人、商界领袖、管理者在读过《区块链革命》后,有哪些反馈和评论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

唐·塔普斯科特:我们经常听到的最印象深刻的留言是,这本书激励他们开始探索,如何利用区块链进行商业变革。这也是亚历克斯•塔普斯科特和我共同创建加拿大区块链研究所(BlockChain Research Institute)的一个重要原因,目的是帮助那些了解区块链的潜力、想深入探讨区块链对组织的战略意义的领导者提供洞察力。

《链研所》:你在TED做了“区块链是如何改变金融与商业的”的演讲,掀起了全球讨论“区块链”的高潮,你收到了哪些有趣的留言?

唐·塔普斯科特:孩子,一直都有!从TED演讲到现在已经有很多年了,现在每天仍有成千上万的新观众。就像这本书一样,这次演讲的目的是帮助人们了解区块链技术,如何利用区块链技术改善世界。

《链研所》:《区块链革命》一书的副书名是:比特币底层技术如何改变货币、商业和世界。您预测它对世界的改变分为哪些阶段?区块链如同互联网一样普及应用,进入千家万户,还需要多长时间?

唐·塔普斯科特:我会说它相当于1995年的互联网。在1995,人们对互联网这一新鲜事物感到极大的兴奋,人们开始意识到它的潜力,但并没有意识到它会植根于日常生活中。这就是现在区块链的状态。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这是第二代互联网,想参与进来,但在技术创新方面,还只是触及表面。下一个十年将是绝对迷人的。

《链研所》:区块链无疑会影响许多行业。除了金融业,你认为哪些传统行业会受到较大的影响?这些传统行业里的企业将面临什么样的重大机遇和挑战?

唐·塔普斯科特:世界上每一个行业都将受到区块链技术的影响。在加拿大区块链研究所,我们的重点是八个关键行业:金融服务,零售业,制造业,科技,医疗,媒体和电信运营,能源和资源,以及政府。 现在,区块链技术在运输和物流领域拥有了大量的实际应用,它能帮助企业建立更高效、透明、可追踪的供应链。联邦快递是加拿大区块链研究所的成员之一,他们正在这个领域做一些不可思议的创新。

《链研所》:面对区块链革命,相关行业的人们需要思考自己的企业、行业和工作,避免重蹈历史上许多范式变革的覆辙。你对此有什么实际的建议?

唐·塔普斯科特: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反思并问自己:“我们如何增加价值?”如果你或你的企业仅仅作为中间人存在,只是建立各方之间的信任,而不提供任何额外的价值,那么你可能就已经到头了。如果你从事的是一家从提高透明度和效率中受益的企业,那么你就会从中受益。

《链研所》:传统产业要充分拥抱区块链,需要做什么准备?您认为未来区块链领域的伟大公司具有哪些特征?

唐·塔普斯科特:任何重大的破坏性创新、最愿意接受新技术的人往往都是处在行业或组织边缘的人。传统行业领导者与区块链创新者之间存在着知识差距。传统企业要全面拥抱区块链,就要缩小这一差距,为组织制定战略方向。加拿大区块链研究所专注于为管理层提供战略洞察力,以便他们能够设定战略方向。

《链研所》:这十年来,区块链技术发生哪些日新月异的变化?区块链的商业模型是否发生了巨变?在未来的十年,今天看到的比特币、以太坊底层技术,将会是区块链的主流技术吗?是否被更新的技术所取代?

唐·塔普斯科特:自比特币诞生以来,区块链领域的创新和应用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很难只挑一个。从根本上说,我认为过去十年中最显著的变化不是区块链技术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而是人们是如何改变思维方式的。它正在改变我们对数字技术的思考方式。

《链研所》:很多人批评比特币的挖矿机制,造成了全球电力资源、计算资源的大量浪费,一些城市甚至禁止了比特币的挖矿行为。在提升效率与资源有效利用方面,区块链技术还有哪些需要革新之处?

唐·塔普斯科特:你说得对,能源消耗是区块链最迫切关注的问题之一,目前有很多不同的解决方案。我非常感兴趣的是,以太坊的POS共识机制是否提供了一个减少碳排放的模式。

《链研所》:中国的一家比特币挖矿巨头比特大陆,掌握着全球比特币矿池一半以上算力。基于一巨大的影响力,比特大陆的创始人吴忌寒主导比特币的“硬分叉”运动。类似于比特大陆等巨头的出现,是否对强调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带来了负面影响?

唐·塔普斯科特:我觉得目前由几家大型挖矿公司垄断网络的体制,确实会在未来产生一系列潜在的问题。这会让比特币挖矿行业遭遇一些非常大的瓶颈。开发原理(The original protocol)说明了这一点,它阐述了如何削弱一方所拥有的强大影响力或支配力。

《链研所》:许多人讲Code is law,这句话已经变成了技术开发者奔向区块链未来的指明灯。您如何理解Code is law?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的发展,肯定会涉及到一些暗网黑市交易以及色情博彩这类很多国家禁止的行业,区块链技术开发者该如何把握自己的正义边界呢?

唐·塔普斯科特: 历来,大多数新技术的第一批应用者都是犯罪分子。汽车,电话,甚至互联网都是如此。我觉得区块链开发人员需要意识到他们正在构建什么以及如何使用它,这才是影响平台是否可持续的关键所在。

《链研所》:卡巴斯基实验室联合创始人娜塔莉亚·卡巴斯基(Natalya Kaspersky)声称:比特币是美国情报机构的一个项目,而说比特币的发明者中本聪是一群美国情报部门的密码学家。比特币的推出是美国为了重建数字货币时代的布雷森顿体系,比特币是美元2.0。对此观点,您怎么看?您认识中本聪吗?他(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唐·塔普斯科特: 我知道中本聪是谁,我有自己的判断,但我不能公开。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认为它不是由美国政府建立的。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