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后V神最近发火:你们再炫富,我就退出!整个币圈炸锅了!

7AzVTTOB7X_20160503181481798179

2018/03/17 • 先锋人物, 头条, 热点

在币圈,一个长相酷似马云爸爸的94后小伙被封为“V神”。他叫维塔利克·布特林,是以太坊创始人,年仅24岁,身材瘦削,头大如斗,语速飞快,眼神飘忽,看起来像一个营养不良的大学生,但这丝毫影响不了在币圈的江湖地位。

在币圈流传着一幅扑克牌人物谱,其中的大小王,分别是中本聪和这位V神。这个能与中本聪比肩的王炸,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这还得从他孩提时期说起!

天才儿童

1994年1月31日,维塔利克出生在俄罗斯的一个IT家庭,他的父母都在莫斯科的一所大学中从事计算机科研工作。

4岁那年,父亲送给他了人生中的第一台计算机,从此以后,这台计算机变成了他最喜欢的玩具。不同于一般孩子喜爱单纯的电脑游戏,维塔利克著迷于用微软Excel撰写能自行计算的程序。5岁时,父母离婚,维塔利克随父亲从莫斯科移民加拿大多伦多。

维塔利克从小就被认定具有数学、程序设计方面的天赋,3位数心算的速度快过同级一倍多。在语言上,维塔利克同样天赋异禀,比如,他花几个月时间,就可以流利地说中文。

7岁的时候他创建了一个叫做”兔子百科全书“的复杂文档,这是一个由兔子组成的小世界,但世界里的规则符合非常严格的公式,里面全是数学,图表和计算。小学三年级,他被学校分到专为天才儿童准备的尖子班。12岁,维塔利克开始用程式语言C++撰写简单的游戏给自己玩,包括一个模拟弹球在房间中运动轨迹的小程序,改造版的《太空侵略者》,以及一款中世纪奇幻主题的战棋游戏。

不过2007年的时候,他和身边的很多同龄人一样,沉迷于暴雪出品的网络游戏《魔兽世界》,一玩就是一整天。

他的角色是一名精通恶魔法术的术士,伴随着他的恶魔随从,一路从经典旧世玩到了“巫妖王之怒”。2010年,暴雪在3.10补丁中移除了术士的技能“生命虹吸”,这让维塔利克感到非常不爽。维塔利克曾在暴雪官方论坛提出抗议,但没有收获任何官方答复。他意识到了网络游戏“中心化管理”的弊端——游戏的拥有者是暴雪,他们可以不问玩家意见,随意修改游戏内容。于是他决定放弃这款游戏,尽管他已经在他的术士身上花费了3年心血。

痴迷比特币

V神17岁那年,父亲德米特里•布特林已是一家区块链孵化器Blockgeeks Labs的联合创始人,他把自己发现的新奇玩意比特币介绍给维塔利克。此时,起初,维塔利克也没看上眼,觉得比特币有什么用,但慢慢地,他被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属性给深深地吸引了。

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所有事物都是去中心化的:从一个应用,到一家公司,都必须通过每个人来贡献,大家遵守共同制定的规则。这个想法,深深地吸引了维塔利克。从小受动画文化影响的维塔利克,向来厌恶扮演反面角色的大政府和大财团。

自此之后,他开始研究比特币。他为《比特币周报》(Bitcoin Weekly)撰写文章,探讨比特币的技术发展以及潜力,一篇稿费五个比特币。在当时,五个比特币仅价值3.5美元,但即便如此,维塔利克却乐在其中。这第一份兼职,让他对比特币深深入迷。之后,这份兼职因为网站关闭而停止,维塔利克决定自己创立一家媒体,名为比特币杂志(Bitcoin Magazine)。他亲自撰文,发表了多篇具有影响力的文章。他也因此获得奥林匹亚资讯奖铜牌,奠定了自己在比特币的江湖地位。那一年,他才18岁。之后,这份杂志被BTC Media所收购。

19岁那年,刚刚进入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维塔利克疯狂迷恋区块链技术,他求知若渴,急于向全世界的区块链爱好者交流和互相学习。于是,他选择了和比尔盖茨、扎克伯克走一样的道路:辍学。

起初,这个想法受到了他父亲的反对,父亲希望儿子毕业之后可以进入苹果或者谷歌。好在,父亲看透了儿子不安分的本质,德米特里对儿子说,“辍学后的人生会更加充满挑战性,但你也会学到很多。”

2013年,比特币汇率从前一年的10美元上下爆炸性攀升到最高一一49美元,维塔利克此前赚到的比特币,忽然变成人生第一桶金。凭借这笔资金,维塔利克开始周游世界,他走访了美国、西班牙、意大利、以色列等比特币开发者社群,并加入比特币的转型工作(Bitcoin 2.0)。比特币在加密货币以外的应用,也因为他的加入而更加明朗。

创造以太坊

在打造比特币2.0的过程中,维塔利克有了新想法。他认为,中本聪用了一种复杂的脚本语言编写了比特币协议,导致了比特币一直孵化出更多的应用。他期望能开发出一个通用的平台,让所有开发者可以在上面建构属于自己的区块链延伸应用程序。

2013年年末,19岁的维塔利克给他的15位好友发了一份白皮书,建议设计一种新的比特币。这款新的比特币将基于通用的编程语言,可以用来创建各种各样的应用,比如社交、交易、游戏……维塔利克的想法很快就在比特币社区热情的响应。

彼时的维塔利克,刚刚获得10万美元Thiel奖学金(Paypal创始人、硅谷投资大佬彼得•蒂尔为鼓励20岁以下年轻人创业的奖学金)。这笔钱被维塔利克用来开发一个去中心化、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计算平台,取名以太坊(Etherum)。和其他的加密货币一样,维塔利克决定用ICO的方式进行众筹,用户可以用比特币来预购以太币。以太币的定价是2000个以太币=1个比特币,按照当时每个比特币600美元的价格,一个以太币是0.3美元。

2014年7月,以太币众售募资正式启动,结果大为轰动,12小时内热销超过700万枚以太币。为期42天的众筹,让以太坊团队募得3万1千枚比特币(1840万美元)。最终,这次ICO一共募集了31,000个比特币,即1,800万美元,这让它成为了加密货币历史上价值第二高的ICO。有了这笔钱,维塔利克的团队很快在瑞士成立一家非盈利公司Ethereum Foundation。2014年,维塔利克挤下Facebook创办人扎克伯格,获得世界科技奖。

截至2018年3月7日,以太币的价格高达621美元。维塔利克的账户里约有50万个以太币,这让他迈入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三年间,以太坊的出现激活了区块链背后的巨大潜力。由以太坊奠基的ICO在2017年成为最火的资金众筹方式,全球通过ICO募集了超过40亿美元。

以太坊生态

维塔利克坚持以太坊应该属于所有人,不能被单一企业占有,因此开发过程不接受创投投资。整个团队不断测试,中间也一度因比特币贬值造成资金缺口,以太坊开发进度延后到2015年中才大功告成。

2015年6月,第一款以太坊发布,取名Frontier,所有承诺给早期投资者的以太币被顺利地交付。

维塔利克希望区块链的应用能扩散至每个领域,用区块链的“光”,重新打造一个透明、公平、效率的新世界。以太坊打破了过去区块链平台的疆界,让开发者可以更轻易地开发各种区块链应用,自以太坊延伸的应用程式及新创公司也的确如雨后春笋般地快速出现,应用范围从音乐版税支付系统到能源交易皆有,例如,基于以太坊的市场预测软件的Augur,允许用户从艺术家手上购买音乐并按比例向乐队成员发放的Ujo,可以直接销售可再生能源的应用的Transactive Grid等。这些应用,都看中了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特质,直接在用户和内容创作者或者提供者之间搭起桥梁。

此外,科技大厂如IBM和三星等,也开始运用以太坊平台开发物联网应用;巴克莱、瑞士信贷等十一家跨国投资银行,更启动了以太坊为基础的金融服务实验。一个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生态正在被慢慢搭建。

两个以太坊

2016年5月,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组织The DAO完成了1.5亿美元的众筹,然而这笔众筹让黑客们发现了The DAO智能合约中的代码错误。2016年6月18日,The DAO遭受匿名的黑客攻击,价值5000万美元的以太币不翼而飞。一下子,所有的以太币持有者恐慌了。以太币从20美元一下子跌到10美元,市值蒸发5亿美元。

维塔利克给出的解决方案,则是直接挑战区块链过往不可修改的神圣铁则。

为了取回被盗资金,维塔利克与DAO成员决定忽略被骇旧区块,并重新建立新区块。这个决定,等于打破区块链不可回复、不可窜改的初衷和原则,引发了巨大的争议。甚至引起反对者决定自以太坊社群出走、另起炉灶,坚决留在旧区块持续发展,并命名为经典以太坊。这一次分裂也被称为硬分叉。

以太坊的资金安全危机,连带引爆大众对区块链的信任危机。好在,这一次分叉的结局是以太坊安稳度过危机——失去的5000多万美元被追回;无论是经典以太坊还是以太坊本身都继续得以发展。

差评中本聪

如果说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是区块链的创世者,那么维塔利克则是一手将区块链推上了浪潮之巅,但两人从未在社区进行过直接对话,他们的交流更多是通过代码进行。

维塔利克曾指出:“中本聪作为一个老派C++程序员,编程水平并不高明,但运气不错”。V神还评价说,“虽然中本聪在2008年为比特币做出的绝大多数决策我们仍坚持着,但他的选择绝对不是完美的,幸运的是他正确的次数经常比错误要多,事实上有几个实例,因为中本聪的选择我们获得了更好的结果”。
维塔利克说的正确决策是指中本聪在比特币中采用的三种种机制。一是比特币使用公钥的哈希作为地址,带来了不必要的复杂度和浪费;二是比特币总量2100万的限制;三是选择了正确的椭圆曲线,绕开了NSA居心叵测的陷阱。虽然中本聪的这些机制很成功,但V神认为“这些设计带来更好结果的原因可能连中本聪自己都没想到过”。

维塔利克发起的以太坊,其加密货币使用了加密货币先驱们的名字作为货币单位,比如戴维、萨博、芬尼,但其中没有中本聪。看来维塔利克对中本聪的评价,并不是那么高。顺便说下,中本聪的账户里有110万个比特币。

V神的担忧

以太坊已成为加密货币2.0代表,但维塔利克却时常充满担忧,他认为,加密货币技术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他不希望以太币沦为投机者的天堂,而是能够渗透进所有的工业中,将全世界的经济、社交、文化都去中心化。他警告所有疯狂的以太币:数字货币随时可能归零,传统资产仍是存款首选。他还善意地提醒以太币投资者,数字货币随时可能归零,传统资产仍是存款首选。维塔利克希望人们带着数千亿美元的数字纸上财富到处炫耀,他威胁道,“如果你们再这样的不成熟,我就将退出以太坊。”

这两年,维塔利克像一个热情的布道者,东奔西走,在美国、俄罗斯、加拿大、亚洲等国家普及以太坊知识,以期帮助人们形成对以太坊的正确认识。


分享到:

Tags: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