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投资人:中国VR创业公司需要把视野放在比游戏更广博的地方

20160907214301

2016/04/19 • VR, 聚焦, 评论 , , , , , ,

我在旧金山机场候机,我的目的地——北京。百无聊赖,我抓起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这一期《经济学人》描述中国的起落。

股市暴跌、全球商品需求剧降,这个价值十万亿美金的经济体正饱受困苦。外债从2008年GDP的150%暴涨到如今的250%。资本汹涌外流,破产屡见不鲜,银行业的恶性贷款猛增。如此郁闷的时候,最好戴上VR头显,跟着巴鲁漂去《奇幻森林》的VR世界,让争吵和心塞都见鬼去吧!

巨龙的低语:一个硅谷投资人眼中的中国VR产业在如此不景气的节点,还是有道暖光照进——中国初生的VR产业正飞速勃发。我是被邀请去中国全球创新者大会(GIC)虚拟现实峰会的,此行感触强烈。

中国强大的游戏玩家和游戏开发基数,正引领着大众的VR创新。腾讯、掌趣科技、龙图等游戏公司,都对VR兴趣高涨,有的搞内部开发,有的投资第三方VR创业项目,一派风生水起。

许多中国科技大牛,例如暴风影音和乐视TV都已经独立开发了移动VR头显。中国的智能手机、电视屏幕和各种智能传感器制造商们,是VR头显技术和制造的中坚力量,尽管目前他们只生产了技术含量较低的硬件。虽然我拿不出充足数据证实,但这几天我已经不断被告知,中国游戏公司们,只要说,未来我要把目标聚焦于VR,在股市上都会表现抢眼。在这个又火又空的领域,人民币正砸向中国游戏公司。

过去几天,我见了几百位中国企业家、投资者、政府官员。大致数了一下,竟然有40家不同的移动VR HMD(头盔显示器)制造商。这些大部分都是谷歌Cardboard的翻版——带有手机放置空间的立体眼镜,logo印在两侧,我在会议上收了一打,其中还有两个侧面印着纽约时报和可口可乐的logo。

去年洛杉矶Oculus联络会上,首席科学家Michael Abrash说,硬件技术提升能够加强VR的听觉和嗅觉,不过与我谈过的中国公司好像都未意识到中国要付诸任何相关行动。要是非让我预测,中国很快会开始学习硬件,不久后就能与硅谷齐头并进。如果传闻是真的,几家游戏公司已经在做一体机和无线头显,就像传闻中谷歌新型移动VR头显能实现头部追踪、手部输入,那中国头显制造商已然赶上来了。

我和盛大总裁邱文友(Robert Chiu),一起在千人大会讨论投资计划。与会者中,有热切的VR开发者、家族企业投资人、私募基金、天使投资人等。盛大讲了十来个VR投资项目,还直言对VR主题公园、游乐场非常看好。我也同意,这在中国和美国是独立且有价值的市场。我还认为,它会有更大的影响。换句话说,一个长期大投资项目在专门展示宣传VR体验,这也就爱意味着VR走进客厅指日可待。尤其在中国,成千上万网吧因电脑游戏产业停滞,奄奄一息,现在又可以枯木逢春了。中国的客厅VR生活或许还很遥远,因为小城市的小康之家还缺乏高配电脑,但游乐场模式能率先把VR融入中国百姓生活,接着便是移动VR头显。

只是,走过了40个展示台,做了30多场演讲,增强现实明显被忽略了。Magic Leap、谷歌Tango项目还有Hololens从未被讨论过。还有,我觉得读过《玩家一号》(Ready Player One)的肯定不多,讲到《绿洲》(The Oasis)时都没人理我,这在硅谷,可是VR圣经呀!其他被忽略的,则是VR在企业、医疗、沟通和教育上的应用。(黑匣认为,这显然不符合中国VR界的现状)

我觉得读过《玩家一号》(Ready Player One)的肯定不多,讲到《绿洲》(The Oasis)时都没人理我,这在硅谷,可是VR圣经呀!

讲到投资,我在北京和上海见过很多VR投资者,发现中国投资界,需要跳出当前主打的游戏和电子公司的框架。目前早期投资方——经验丰富的天使投资和孵化器、对VR感兴趣的中国创业基金合伙人、甚至对VR风险投资有意的有限合伙人,都急需在中国VR领域成熟起来。仅是赶潮流,长期看来,无益于游戏公司长期开拓大众市场和交易量的跳跃式增长。

从被以20亿美金收购开始,过去的一年半间,Oculus把整个VR投资行业的胃口吊得老高。中国的“Oculus时刻”还未到来,游戏之外的VR发展空间还亟待扩展。虽然Oculus当初只是Palmer Luckey的游戏设备,但很快就超出原有发展,几年之间推动了硅谷急速创新与投资。

我认为,不论是硬件、融资,还是社区,中国VR都会迅速发展。不用多久,各类细分领域专项会议在中国将遍地开花,好的VR项目、协作、人才将陆续井喷,这只是时间问题。在美国,随便一个VR热衷者就能成为UploadVR(美国最火的VR媒体)或VRLA活动的一员,所有问题都是自由开放的。在北京和上海,应该多一些VR峰会,来继续推动这股热潮。

那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今年晚些时候或者明年,HMD平台要开始更加大力地开拓中国市场了。不过PS4的安装上,中国比硅谷慢很多,对大众传播而言,VR硬件展示很重要。Valve和Oculus的开发套装,应该已经在送向北京和上海的路上了。要知道,大多数头显可都在中国制造,单元组件随时能从流水线上拿下来本地使用,同志们,为了实现中国市场价格最优化,Oculus和HTC都得赶紧构建生态,实现开发内容变现,找中国低成本PC制造商合作。Oculus的CTO,John Carmack至少得像关注三星Gear VR/Oculus的位置追踪一样,密切关注中国VR头显的提升。

把VR扩散到游戏应用之外——比如运动、电影电视、音乐和企业版VR应用——并不是中国本土投资人和企业家的优先选择。在美国,我们有Jaunt和Next VR这样的VR垂直工作室,8i这样的内容创作工具公司、甚至Unity和Unreal等游戏引擎公司——除了游戏之外,似乎VR创业公司在拥抱所有类型的VR内容。

我认为与PC相连的VR价格过高,用户界面对适应了触摸屏的全球用户而言太复杂。移动VR上的位置追踪和手部输入应该在更广阔的内容(不仅是游戏)上提供更沉浸式的体验。移动VR硬件将上手更容易,沉浸式体验更好。不过我现在讲的是内容。如果VR要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中国VR创业公司需要把视野放在比游戏更广博的地方。

借助中国强大的电竞网吧基建,VR在中国PC端将会爆炸性增长;而移动端,我们也看到40多个Cardboard盗版品牌。中华有神迹,我会更频繁地关注中国。门罗帕克、丘珀蒂诺、山景城,要与我一起么?

作者:硅谷Signia 创投的Sunny Dhillon,原载于Uploadvr,Mistral摘译。

 

Tags: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